关于我们 | 欢迎来电:0563—6068081 | 管理  

推荐文章

余锡文秘书长赴当涂、广德开展县域律师工作调研

我所付明友主任律师被县委聘为法律顾问

企业违法被判双倍经济补偿金及双倍工资

广德县司法局下达法律援助案件质量标准

宣城中院原院长杨谋林因贪污受贿获刑14年

广德法院、广德县检察院建立预防打击虚假诉讼联动机制

驳斥南海仲裁裁决书实体裁决的违法性

村委会无理拒绝林权过户法院判决变更

《安徽省律师互助基金管理办法(修订意见稿)》向广德律师征求意见

法院依法采纳律师意见被告人被减轻处罚

业界新闻

对法院司法改革的再思考

日期:2019/2/27 14:27:07 点击:642

对法院司法改革的再思考


笔者曾经在2013年发表过司法改革的文章,时至今日已经过去了6年,现在全国法院在搞司法改革,但司法改革初步成功了吗?但从笔者作为专业律师的角度来看,中国的司法改革根本没有触动司法旧体制的核心。搞司法改革到底改什么?司法改革的阻力是什么?司法改革最容易推进的是什么?司法改革要打破那些藩篱?动了谁的奶酪?这些问题必须搞清楚,这些问题不搞清楚,则无法推进司法改革。

    首先,现在的司法改革首先是提高司法人员的待遇,高于一般公务员,这一点应该是取得了完全的成功。在法院那些执行检查旁听人员的法警等从事最简单的工作的工作人员均和法官一样加了工资,这一点法院系统最积极。

    其次,司法改革第二项是裁判者自主裁判,但裁判者对裁判文书负责。就前一项,法院的领导们的权利没有了,动了领导们的奶酪,所以现在改革不了;因第一项改革不了所以第二项也无法落实,从一些法院领导干预的案件可以看出,法院领导是经常干预案件的,美其名曰监督,既然法院领导经常干预案件,那么追究办案人员的责任各级院领导当然不积极了,否则办案人员急了会咬出领导干预法官办案的违法行为。从最高人民法院公布的追究办案法官责任的规定来看,是否启动对具体办案人员的责任追究,是由当地法院的领导决定是否提交法官惩戒委员会,还美其名曰要加强党的领导,但笔者来看,党对法院的领导主要是政策执行的领导、司法解释制定的领导,而非对具体法官对案件是否具有故意枉法裁判、徇私枉法、重大过失认定的领导,否则责任追究成为一句空话,笔者曾经建议由当事人申请并出具认定费用交法官考核委员会认定法官失职的认定程序被理解为法院工作脱离党的领导。

    再次,法官作为审理基本组织,含有法官助理、书记员等,那么法官助理、书记员等管理权限如是否称职、工资晋升、辞退等应当依据法官意见来确定,而非院领导。这也是革了院领导的权利,院领导当然要阻挠改革的顺利进行。另外,院领导收入不能比法官低,所以他们必然入额,但他们又不想办更多的案件,所以人少案多的矛盾更加突出。

最后,法官助理不受法官制约,给院领导帮帮忙,院领导当然满意,而法官没有法官助理,法官数量减少,多数法官无助理,即使有助理,法官无权对其制约,导致草拟判决书等繁重的工作只有法官自己完成,这就导致一些法院案件民商数量即使增加不多,法官工作反而比司法改革前更加繁重的情况出现,法院工作效力反而没有司法改革前高效。

总结,本次司法改革最大的障碍是各级院领导,院领导要成为外国法院以及大学里面校领导类似的那样服务人员,脱离行政化还需要国家司法改革委员会对最高人民法院制定更加明确司法改革要求,否则司法改革就不能继续推进,从而会出现失败的局面。

                          作者:安徽兴才律师事务所律师  付明友

                       2019年2月22日